长江航运警方破获水上抢劫成品油案 35人落网

?

35人因系列成品油抢劫案被捕

受害者陈是一名在长江上航行了20多年的老水手。当他回忆起今年早些时候在船上奔跑的情景时,仍然害怕得发抖。

受害者陈:大约下午12: 30,当我在航行时,正当我们的一个老板睡在铺位上,另一个在外面时,他突然打开门,说海警来了。当海警过来时,两个人冲进我的出租车,两个人都带着电棍,戴着海警帽,说着提单,向我们要提单。我不能靠舵离开。我(船老板)说你应该把提单放在后面给他看,然后刚才还没进起居室。

老陈说,在他康复之前,他和两个船夫被身穿迷彩服、手持电棍的人铐上手铐,并被放在一艘停靠在油轮旁边的小船上。

受害者陈是一名在长江上航行了20多年的老水手。当他回忆起今年早些时候在船上奔跑的情景时,仍然害怕得发抖。

受害者陈:船总是在长江边盘旋。当我们上船时,他用黑布盖住了我们的头。我们被掩护后,我们中的一个人和一个人(被监视着),有一个(船)老板在和他说话。你要带我们去哪里?他说你不说话。你说话的时候会挠痒痒吗?那时,我的头脑一片空白。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否会把我们扔进长江。

老陈说他们在被送回油轮之前在长江上被这帮人护送了两三个小时。当他回到油轮上时,他发现船的水线正在上浮,原来船舱里的200吨精炼油被洗劫一空。

陈先生因为替车主运输石油而被抢劫后,只通知了车主情况,并没有选择报警。事故发生一个多月后,长江航运局在例行巡逻中意外得知此案。

长江航运公安局苏州分局刑侦支队杨项峻:我很震惊,因为江匪的概念很遥远。

在随后的深入调查中,警方更加震惊的是可能会有不止一起这样的案件,但受害者因为害怕报复而在被抢劫后没有报案。

大数据锁定可疑船只

由于所有这些抢劫都发生在晚上,河上没有留下任何犯罪痕迹,一些受害者停止了他们的船业,并因恐惧而躲藏起来,这使得警方很难获得证据。面对这样一系列严重危及长江航运安全的案件,警方应该从哪里着手调查?

长江航运公安局苏州分局刑侦支队杨项峻:第一步是考虑找一艘船。因此,我应该说犯罪现场周围有数千公里的道路,我应该说我已经搜查了长江沿岸的所有岔路口。不幸的是,我没有找到目标船。

警方分析,嫌疑人必须在短时间内转移200多吨成品,犯罪时附近一定有一艘大船。只要找到这艘大船的踪迹,嫌疑犯的下落就可以确定。

由于遇难船和作案船,犯罪时雷达系统关闭。警察随后向海事部门求助。借助最先进的船舶大数据系统,他们对犯罪现场周围的可疑船舶进行了逐一调查,最终在镇江的一个砂石码头找到了作案船舶的踪迹。

长江航运公安局苏州分局刑侦支队杨项峻:沙滩码头有股浓烈的油味,海滩边有油的痕迹。在废弃码头的边缘,很少有人出现,所以他们相对来说并不担心(被发现),它也被用来走私石油。

通过调查码头上的赃物收集者并循规蹈矩,警方逐渐查明了抢劫团伙的组织结构。该小组有四名核心成员,王某、陈某、陶某和韩某。冒充宪兵的暴徒是陶某等人临时招募的闲散社会人员。

张彤,长江航运公安局苏州分局刑侦支队:王某和陈某不上船直接抢劫。王某通常做石油生意,然后他有一个广阔的市场。他接触石油市场,并提供油轮和船只。然后主要实施直接抢劫的是陶和杭。他们召集人员,然后登船直接抢劫。

参与抢劫的人被网住了,发生了许多案件。

经过彻底的调查和安排,警方发现抢劫团伙的成员关系松散,每次犯罪后都藏在家乡。为了抓获所有参与抢劫和贩卖赃物的人,长江航运警察和无锡警方展开了联合逮捕行动。

锁定嫌犯藏身处后,长江航警加入无锡警方,并动员数百名警员实施逮捕。逮捕小组在无锡和苏州等五个城市成功逮捕了26名嫌疑人,并缴获了犯罪中使用的船只和油轮。

警察:谁提议抢劫的?

犯罪嫌疑人陶:由陈某提出。

办案警官:他是怎么告诉你假扮警官的?

犯罪嫌疑人陶某:他告诉我你应该去买些迷彩服。

警察:你在哪里买的?

犯罪嫌疑人陶某:就在商店里,他们在网上买了迷彩服、电棍、辣椒水、手铐和手铐。

警方讯问发现,该团伙自2018年9月以来,六次涉嫌抢劫长江油轮,每次抢劫200吨至400吨成品油。通过地下渠道销售赃物后,单笔非法利润就达到数百万元。除了付给每个暴徒5000元外,其余的赃款都分给了陶和亨。

张彤,长江航运公安局苏州分局刑侦支队:起初,他们还经营船舶,从事运输业务,或者做中间人赚取差价。后来,在他们专攻抢劫之后,他们得到了更多的不义之财。然后他们基本上停止做其他工作,以此为生。

通过收集赃物,警方还破获了另外四起石油产品抢劫案,涉案金额总计数千万元。此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。(中央电视台记者秦城何郭雪)